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家有骚妈
家有骚妈

家有骚妈

「妈您哼的是什么,蛮好听的!」王小军跟着走到她背后,双手穿过她腋下把奶子揉了,顺口赞道。说她不会唱歌,那是跟专业的比。她唱歌虽然偶尔跑调,由于天生音色好,听起来还是让人蛮享受的。

  「你还知道回来呀,都几点了,妈等你等的头发都白了……你看,这根是不是白头发?」王宝珍手上真的拿出一根白发,一脸幽怨的表情。

  「好老婆,我错了,还不行吗!」

  「谁是你老婆!你别乱叫啊,你还没和妈举行婚礼呢,得叫我妈妈!……你叫顺口了怎么办?万一有外人在,不就穿帮了?你老师说的对,咱俩得拎清楚情人关系和母子关系,该叫妈的时候得叫妈……我现在是你的第一未婚妻,方琼那小丫头是第二未婚妻。」

  「好好好,都听您的,好妈妈,你长得美,您说了算。」王小军好笑地哄着亲妈道,他骚妈思维有时候跳跃地让他无语。

  「这还差不多,你这么晚回来,是不是又把方琼妈给上了,方琼长这样,她妈肯定也是个骚狐狸!」

  「哪有的事,不是有您在吗。家有娇妈等着我宠幸呢,我哪有心思搞别的女人啊?方琼我都没搞,不信您摸摸,现在还硬着呢。」

  王宝珍把手伸进亲儿子的裤裆里摸了几把,掏出来检查了一番,发现儿子的鸡巴十分坚硬也没有屄水的骚味,满意地道:「算你过关。你要是回回都这么有良心,把妈放心里,妈做梦都要偷着笑咯!可惜你个小没良心的,只喜欢把妈放床上操……」

  「妈您别再放进去了,给弄软了吧!」王小军见她检查完就不负责地要把他的鸡巴塞回去,忍不住开口道。

  「你都操了一上午,现在还要折腾妈啊?」王宝珍握着他的大鸡巴含笑道。
  「我也不想的,谁让它又硬了呢!妈您就辛苦一下吧!」

  「受不了你!」王宝珍拉他坐自己大腿上,帮他打飞机。

  她一边撸鸡巴一边继续照着镜子,嗲声嗲气地开口问王小军:「妈是不是老了呀?」

  「哪里的事,妈您看起来就像我姐姐,被我滋润的可水灵了……可不是奉承,方琼不也喊您姐姐吗!」王小军很享受骚妈的撒娇卖嗲,天天听都听不够。
  「唉!说起来方琼都怀上了。妈都要当奶奶抱孙子了,可不是老了嘛?……
  时间过的真快啊。当年妈生你的时候,痛得要死要活的,转眼间你都要有小孩了……「

  「您得这样想,您还没嫁人呢,是云英未嫁之身,怎么会老呢?您自己照镜子看看,您这脸蛋,这皮肤,怎么看怎么嫩,哪里有一点显老啦!」王小军重点强调了云英未嫁一词,在享受亲妈帮他手淫的同时,调戏了一下她。她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压过了,哪里还是什么云英之身哦。

  王宝珍听不出来他话里隐含的嘲讽之意,冲镜子里认真看,见那里面的女人肤如凝脂,丰奶细腰……那脸蛋更是如花似玉的,端坐的样子倒也贤淑秀慧,如果不是手上握着一根大粗鸡巴的话。

  「老娘我真的美死了呢!」帮亲儿子撸鸡巴的手一刻不停地来回撸动着,一边来来回回地转动头部,找了好几个角度照镜子。

  「您这样说太自恋啦,您该问魔镜魔镜谁最美?」王小军给她提建议道。
  王宝珍真照他话问了,他就装成会说话的魔镜答王宝珍最美,可劲拍亲妈马屁,获得了骚妈主动献吻的福利。

  「妈您刚才哼的是什么歌啊?」

  「女儿情啊,老版西游记里唐僧过女儿国那集的歌。你想听妈唱给你听。」
  「您唱给我听吧!」他骚妈唱歌别有韵味,他想听的不是歌,而是她风骚撩人「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……哎呀……你干什么呀……别……不要啊……坏小军……」

  随着尖叫,王宝珍被王小军扛起一条大长腿就「噗滋」干了进去。她不由用手扶住化妆台,碰倒好几瓶卸妆油,叮当乱响。

  不怪王小军狂性大发。

  她嘴上情意绵绵地唱着女儿情,眼角含春地给王小军递秋波,左手帮他打着飞机,右手捏着兰花指时而在他额头轻点,时而在他胸前画圈儿,骚得不要不要的。更要命的是她还一丝不挂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阵阵奶浪,胯下嫩屄吐着淫水,打湿了一丛阴毛……一副摆明欠操的样子。

  欢爱时短,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。

  云雨初歇的母子躺在双人床上,懒洋洋地缠腿勾腰纠缠在一起,并头说话。
  王宝珍埋怨王小军道:「干嘛那么急色啊,都不等妈准备好就干进来,都说伤还没好……你一定要操妈,妈又不是不让你操,还玩霸王硬上弓……幸亏妈水多!」

  王小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自己也觉得奇怪,见到骚妈裸体就像着魔似的,会不由自主地硬起来,不由自主地想去掰她大腿,狂操她的嫩屄,都成条件反射了。说也奇怪,据他所知,他骚妈的嫩屄也成天水淋淋的,他每次突袭,插入的都很顺利。

  「您是伤没好,可挨操的时候,就您叫的欢!我能霸王硬上弓,还不是您配合的好啊!」以王宝珍比他大几号的体型,她要是抵死不从,他也没办法。
  「妈喜欢你嘛……啊!……你的小兄弟又调皮了……跟你一样不安分……就喜欢对妈使坏……怎么还往里钻啊……不是都射进去了……」

  「嘿嘿,是您的小妹妹先咬我的!」王小军淫笑着翻身上马,继续辛勤耕耘起来。

  母子俩梅开二度,激烈的房事结束后,太阳都已经落山了。

  晚餐依旧是外卖,王小军一人吃了三人份的。

  吃完晚饭,王宝珍非要王小军陪她到阳台看月亮。母子俩披了外套,像情人一样挽着手臂,肩并肩靠拢着坐在躺椅上,一同赏月。

  初冬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,天空半圆的月亮洒下的清辉也是清冷清冷的。王小军把手伸进外套,抱紧亲妈火热的身躯,深情道:「妈,您跟月亮一样美!」
  王宝珍露出满意地微笑,轻轻吻了他额头一下道:「谢谢啊!妈还以为你会说月亮跟妈一样骚呢!」

  王小军汗颜,他对亲妈的赞美中,赞她性感风骚的次数的确远远大于赞她美貌动人。

  月光很美,高高悬挂在夜空中,远在在朦胧的各色霓光之上,分外皎洁,一往深情地注视着下方。一片一片的月光温柔地洒落在二人身上,在周围,让人倍感温馨。

  看着骚妈在月光下瓷白的肌肤,如花的娇容痴痴地望着月亮,王小军忍不住有点心疼。他陪她这样看月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是从来没设身处地地想过她为什么喜欢看月亮,只当是完成任务。然而这一刻,他忽然明白了些东西。
  也许正是在月亮上寄托了一份内心的美好,才支持着他骚妈以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的身份,坚强而奋进地生活着。她当年还是小姑娘的年龄,刚生完他都没来及多看几眼,就被迫从淳朴的乡下一头扎进都市大染缸。身无分文且没有一技之长,幸而不幸地认识了一位风月场的妈咪,才得以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立足。他今年十一周岁,她就当了十一年的妓女,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!
  「小军,要了我!」一句话打断了王小军的思考。

  王宝珍痴痴地望着他道:「妈想和你在月亮下做一次,让月亮见证我们的爱。」
  还有什么可说的,王小军只好亮出大鸡巴,俯身把亲妈的嫩屄操,继续扮演起辛勤采蜜的小蜜蜂。只不过这只小蜜蜂「尾刺」惊人,刺得娇花呻吟不绝。
  其实这段日子,母子俩呆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整日整夜地性交,不全是王小军一人的错。他自己鸡巴硬了要操屄的时候,王宝珍何尝不是来者不拒,她还屡屡主动开口求操。

  就拿今天来说,她脱得光光的在家等儿子回来,还不是屄里瘙痒难耐,想引诱他插屄,她心里早准备好挨操了,嘴上说没准备好都是撒娇呢!

  王小军在自家的阳台上沐浴着月光操了亲妈一个多小时,给她灌精后双双抱一起歇息了约十分钟,才回屋里洗澡睡觉。

    【完】